西部青年网
网站首页 | 国内资讯 | 西部资讯 | 青年时评 | 西部美食 | 旅游景点 | 娱乐明星 | 西部民俗 | 西部历史 | 人物资讯 | 溯思访谈 | 文化资讯
旅游资讯 | 教育资讯 | 西部名校 | 社团简介 | 商界精英 | 体坛健儿 | 创业政策 | 创业礼仪 | 文化学者 | 创业指南 | 创业项目 | 青春私语
征稿 会员招收 有为青年 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 2012 好青年 西部青年 新青年 西部计划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动漫游戏 >> 动漫资讯 >> 内容

仙剑要做日漫风格动画 最美的记忆可能找不回

时间:2017-06-19 09:09:12 【

  原标题:有22年情怀的仙剑要做日漫?既然找不回记忆中的仙剑,就别再找了

  电视剧、舞台剧、公交卡、手办,端游、网游、手游,仙剑这个ip把这些产品几乎都做遍了,最近它还要做动画,而且是非常宅男审美的日漫风格动画。

  据仙剑奇侠传官方微博,原本定于今天公布的《仙剑奇侠传幻璃镜》宣传视频在前两天提前曝光。据了解,该动画作品将采用与游戏相同世界观,但是描写的故事线却不同。这部仙剑的主角,是三只妖,据说讲述的猫妖檀霜、画妖黛砚、树妖青槐为了逃脱“幻境”的冒险故事。

  3d建模+镜头设置是国漫常见的模式,但这部仙剑动画剧,采用的确是纯2d手绘形式,一个镜头需要绘制成百上千张原画来完成动作切换。从微博公布的宣传片和海报来看,不得不说跟往日的仙剑奇侠传画风迥异,日系动漫风满屏。

  不得不说,看到了剧照中的女主,我似乎看到了漩涡鸣人又使出了色诱之术,仿佛我看到的不是一只“猫妖”,而是一只“狐妖”……

  仙剑动画女主

  这样的画风引起了不少争议,有网友质疑国产游戏为什么用的却是日系画风。

  这样的质疑在去年游戏画面出来之后就有,制作人张孝全却回应道,根本不存在“日式风格&国产风格”的区别,只有日产还是国产这种分别。腾讯游戏和凤凰网游戏分别评论道,其“游戏画面风格令人耳目一新”;是“所有仙剑游戏中最为大胆的一款游戏” 。

  然而短短回顾一下仙剑游戏的发展历程,从其登上辉煌,收获无数口碑,到近年来屡屡被骂打情怀牌,也许这也在创新压力下的无奈之举。

  曾经的辉煌:一代单机神作

  《仙剑奇侠传》最早的版本是1995年7月10日发行的dos版,由台湾大宇旗下的狂徒工作室出品,这款现在看起来画质惨不忍睹的游戏,在那个年代堪称一代神作,而且后来成功迁移到了windows操作系统,连续出了windows95、98柔情版、新仙剑奇侠传、新仙剑奇侠传电视剧xp纪念版,而且还凭借电视剧圈了一大堆粉。虽然资深游戏迷也许对那部电视剧嗤之以鼻。

  仙剑98柔情版

  新仙剑

  当时凄美的爱情故事,更是萦绕在一代玩家的心里,相信大家在打傀儡虫的时候也是执着地希望圣姑可以复活月如,仙剑二虽然借九转还魂珠圆了复活月如的梦,但剧情、迷宫、画质、玩法等方面的粗糙,却让玩家大失所望,不少人说这是最没有存在感的一部(连电视剧都直接跳过它)。

  通过公开资料,会发现仙二的开发过程本已坎坷,原来开发仙一的狂徒工作室在当时早已名存实亡。2000年,台湾大宇成立了北京分公司北京软星,希望正式打入大陆市场,如今被称为“仙剑之父”的姚壮宪任总经理。据公开资料报道,姚壮宪是个特立独行的人,制作风格独来独往,与台湾大宇在理念和利益分配上均有不合指出,赴京成立北软也是希望能减少台湾总公司对团队的束缚。

  次年(2001年)8月,北软的第一款作品,模拟经营养成类游戏《仙剑客栈》在中国大陆发行,受到了不少好评。《仙剑客栈》的制作人是工长君张君毅,刚成立的北软氛围比较自由,团队的创新意识非常强。

  仙剑客栈

  在《仙剑客栈》做出来没多久,姚壮宪又决定,让张毅君带队张孝全、王世颖等主力开发人员赶奔上海,成了北软的分公司上海软星。在姚壮宪心目中,这个团队似乎是专门用来做“仙剑奇侠传”的,在他向总部要求将仙剑二的开发交给上软的时候,总部就因怀疑张毅君的经验和能力非常犹豫,最后将仙剑二的开发交给了狂徒另外一位初始人员谢崇辉来做,上软原来提交的仙二就变成了后来的仙三。据说当时总部给上软的初期启动资金为65万美金(约合540万人民币),只够做一款三流游戏。

  如前所述,仙二的开发历程本就曲折。在一开始构思时,姚谢两人的制作理念出现了巨大分歧,姚壮宪坚持认为仙二应该讲述个全新的故事,而谢崇辉则认为应该延续一代的故事,两人争执不下,最后谢无奈只得转去开发新游戏霹雳奇侠传。但姚壮宪对策划案的高要求导致项目一度搁置,最后,总部决定交给谢崇辉做仙二,谢崇辉的开发团队却在中途集体辞职。根据公开资料,游戏中后期制作由《轩辕剑》的制作团队domo小组和狂徒部分成员合作完成。

  仙剑二截图

  为了完成仙剑二,姚壮宪为此从北京回到台湾,但他也未能救场,最终出来的仙剑二,收获一片骂声。要保住仙剑多年积累的口碑,仙三成了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一款作品。

  仙剑三截图

  然而,540万人民币的项目预算却让团队陷入了窘境。压盘前的一个月,张毅君自己掏钱买了彩喷墨盒,公司的水电等开销也是他垫付。在月底给员工发薪水前夕,上软终于熬到了同寰宇之星签约,拿到了一笔定金,公司才撑了下去。

  2003年7月,仙剑三的面世终于又让这个ip活了过来,半即时制的五行战斗系统、迷宫中的大地图和小游戏、有一定厚度的剧情,这些创新性的设计挽回了玩家的心。据统计,《仙剑三》共卖出50多万套(盗版约300万套),总销售额达到了6000多万元人民币,传说这在当时的中国游戏市场是一个奇迹。

  网游时代:单机游戏的衰落

  不过,据报道,仙三的成功并没有给上软带来切实的利益,因为上海软星没有独立的财权,大宇规定上软只能拿到内地销售的纯利润,而台湾、港澳的销售利润都归总部所有。当时,网络游戏开始兴起,单机游戏开始衰落,毕竟在大陆盗版的猖獗,一直让做单机游戏的人很是苦恼,大宇也在压缩对单机游戏的投入。

  上海生活成本的日益高涨,和上软的研发预算和员工工资的惨淡,让不少开发人员陆续出走。仙三外传·问情篇是个低成本项目,目的就是为了增加资金的流转,开发计划定的只有10个月,我项目期间有技术与剧情人员相继离职,导致剧情苍白松散、迷宫庞大枯燥。

  仙剑三外传·问情篇

  在《仙剑忆往十二*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中,原上软企划指导王世颖写道:“创作这个作品(仙三外传)的时候,是我心境最低沉的时候。仙三完成之后,公司走了很多人……”最后,她自己也离开了。

  《仙剑三外传:问情篇》完成后,又有一批老员工离开上软。最后,团队在有限的预算内做出了仙四,不过熟悉剧情的玩家应该会觉得,仙四有不少地方买下的伏笔,最后似乎都没有解决,情节有点不完整,有人认为这也跟预算不足有关,但也有人认为,作为一款只面向两岸三地华人的作品,预算足矣。

  仙剑四依然拿到了不俗的成绩,甚至成为了不少新玩家了解仙剑的版本,却也成为了某些玩家心中的绝唱。

  2007年8月,仙四在北京首发仪式,制作人张毅君(工长君)、张孝全(笑犬)等人到场签售,仙四一周内销量达到20万套。有位玩家为了支持正版还买了好几套正版。在当时单机游戏市场日益萎缩的背景下,这似乎是不错的成绩,不过也许是单机的时代已经过去,仙四赚到的利润,总部也希望将其挪到别的项目上,而不是支持仙五的开发。公司留给团队的开发预算,与七年前开发仙三的差不多。

  仙剑四中那个大家聚首的最后一个夜晚

  虽然仙四也收获了不少好评,但同年9月,张毅君、张孝全辞职,上海软星官方论坛关闭,上海软星公司宣布解散。仙四的结局似乎预示着这个团队的结局,最后各散东西。

  谈到离职的原因,根据网络上流传的一部《仙剑通史》的文章(原作者与出处已不可考),张毅君毫不讳言地说:“准备要离职,我准备了五年,很多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受够了。”

  他觉得上软独立开发仙剑系列那么久,总部却没有给予足够的支持。“仙剑的水平与国外的差距越来越大,现在次世代游戏也出来了,盗版的环境又没有解决,如果开发经费还是这么多,两年后开发出一个《仙五》,一定会被玩家骂得很惨。所以,我觉得现在离开是一个比较好的抉择。”

  在仙四的正版说明书中,张毅君写下了一段耐人寻味的前言:“(战友)看着销售量好象很高但利润很低的成绩还能继续奋斗!一边玩着欧美大作一边看着资金限制下自己的作品还能保持希望!但是每当面对恶意的批评,却往往不支倒地。”

  其后,张毅君带着一些上软的老员工一起创办了烛龙,研发古剑奇谭系列,北软则在姚壮宪之下继续研发仙剑。

  不得不说,在网游时代来临之后,活着的大宇可以说单机游戏时代遗留下来的活化石,仙剑三和仙剑四的成功,无疑也让大宇躲过了灭亡的一劫。这家心心念念想着转型的公司,终于在2009年年初推出了仙剑系列首款网络游戏《仙剑奇侠传online》,又陷入了被玩家们口诛笔伐的境地。

  试水网游的失败无疑又让大宇陷入了危机,此后,除了仙五前传之外,仙五和仙六几乎都是一致的差评。在仙五前传的成功下,这个ip又一次活了下来。

  仙剑五

  仙五前传

  单机的继续与ip授权暂停:炒冷饭还是坚持?

  有不少玩家觉得,没了狂徒、没了上软,仙剑就再也不是仙剑了。

  此后的仙剑,也似乎就走上了一条靠卖ip赚钱的道路,不断地透支着玩家的情怀,这些授权的ip却鲜有带来惊喜。

  2012年,姚仙(姚壮宪)宣布授权作家管平潮,将历代《仙剑奇侠传》改编成一部长达八本以上的《仙剑》官方小说。2014年10月,大宇资讯宣布,授权上海染空间剧团将把《仙剑奇侠传》改编成舞台剧。其后软星也授权掷地有声工作室将仙剑改编为广播剧。

  在幻璃镜之前,截止去年7月,仙剑手游系列包括《新仙剑奇侠传3d重制版》《仙剑奇侠传官方手游》《仙剑奇侠传online》《仙剑五前传》《仙剑客栈手游》等,大宇并没有参与大部分手游的研发工作,而是以“授权”的形式与腾讯、中手游、畅游等公司进行合作。

  当时,有玩家批评仙剑授权给了太多手游和页游,导致“仙剑的牌子要被用烂了”。姚壮宪直接在贴吧回应了此事,言语中透露出,授权手游也是单机亏钱之下的无奈之举:

  仙5前传打平、仙6亏损很多钱,后面单机续作算了算也必需至少亏损2000~3000千万来做,而且必须做。大宇现在没端游没页游,影视授权和周边的收入也很小,只能像整个中国游戏业一样出手游来生存。

  他还说:“如果官方不授权,会更多山寨趁机出来钻空子抢占仙剑的手游用户。非法蹭仙剑ip的手游此起彼落,我们不能将这块拱手让给山寨。”但实际上,行业内也有人认为,这就是一个没有开发能力的团队,在一直占用着一个值钱的ip;甚至有评论认为,大宇是为了防止别人山寨而快点将ip卖出去,说到底还是为了赚钱。

  软星目前的创新能力确实也受到了一定的质疑。知乎上一位自称曾在北软工作的用户自称,经历了仙五前传的整个研发,在原来做网游研发的他看来。做单机游戏的软星工作节奏非常慢,工作强度和团队的研发实力完全比不上网游公司,而且因为老员工的存在,使得新员工看不到提升的可能,往往在一个项目完成之后离职,导致软星人才流失严重。

  他还说,在游戏研发上,软星的创新似乎显然了停滞,研发实力和画质长期落后,战斗系统一直用的是回合制/半回合制的模式,也没有探索太多的新玩法,过于偏重剧情。

  在这个快节奏的网游时代,王者荣耀这种弱剧情的游戏大行其道,成功的养成类游戏越来越少,软星的这种节奏与文化,似乎跟这个狼性而又快节奏的互联网时代格格不入。

  也是在如此长期没有根本性创性却一直授权ip的历史下,仙剑收获了不卖情怀的骂名,仙剑自身似乎也终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们在去年逐渐停止了ip授权,开始自制手游,而且还自己做起了灵儿的手办。

  去年,上海软星重组,做出仙剑四的张孝全任ceo,这次的仙剑奇侠传幻璃镜就由上海软星开发,可以看出,画风上有巨大的改动,“刻意很个性化,避免被流于同质化”(姚仙语)。战斗操作由原来几万年不变的回合制改成了即时制。

  然而,如今尴尬的是,动画用了跟手游类似的全新风格,却也依然面临网友的吐槽,大概是得罪熟悉仙剑的老粉,让人觉得熟悉感不再,这样的仙剑真的还是仙剑吗?

  要如何有突破性的创新,同时又能留住各位老粉,似乎真的是个难题。可能在玩家心目中,最美的永远是记忆中的仙剑,再也找不回当时的感觉,既然这样,不如别再找了。可为什么还要用仙剑这个名字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大名:
  • 内容:
评论列表
  • 关于我们 | 系统介绍 | 使用说明 | 联系我们 |
  • 西部青年网(www.westyouth.net)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westyouth@sina.com QQ群:213385443 陕ICP备:12000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