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青年网
网站首页 | 国内资讯 | 西部资讯 | 青年时评 | 西部美食 | 旅游景点 | 娱乐明星 | 西部民俗 | 西部历史 | 人物资讯 | 溯思访谈 | 文化资讯
旅游资讯 | 教育资讯 | 西部名校 | 社团简介 | 商界精英 | 体坛健儿 | 创业政策 | 创业礼仪 | 文化学者 | 创业指南 | 创业项目 | 青春私语
征稿 会员招收 有为青年 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 2012 好青年 西部青年 新青年 西部计划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 >> 内容

陕西诗歌网专访常务副会长马召平

时间:2015-02-28 10:35:49 【

在侵吞的时光中奔跑和喘息
            

       ——陕西诗歌网专访青年诗人马召平

 

    王可田:对一个诗人来说,平生写下的第一首诗,犹如他念念不忘的初恋。事实上,很多男性诗人的第一首往往是情诗,得益于一位姑娘的召唤,在朦胧的渴望和甜蜜的忧伤的交织中诞生。谈谈你诗歌写作中的“第一次”。
    马召平:现在已经记不清第一首诗写作的具体时间了。大概的时间段应该是初中阶段。那时候,虽然处于青春期,但我的心理反应还是比较迟钝的。生活在农村,传统的东西特别强硬,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设定的很有次序。文化和知识不是那么实用却为人津津乐道。应该说,那是个压抑的青春期,国家的改革开放漫步前进,人们小心翼翼,热切而又迷茫地观望着各种新鲜事物,镇上的万元户渐渐多了起来,有人天天吃白面馍馍了,谁家的孩子烫了发,外出打工了,谁承包了镇上的农场……还有激荡心脏的摇滚乐,紧身裤,如狂风一般席卷课堂的港澳小说。总之,社会风气有些迷乱,一些观念和思想开始土崩瓦解。但是考大学去城市工作吃商品粮对乡下的孩子来说还是痴想,像个梦一样。那时候,兴奋的只有父母,整天早出晚归,忙于责任田到户的紧张劳作。学校的老师也是一样,不是用心的教授我们数理化知识,而是专注于自家承包到户的责任田该种什么新品种的小麦和玉米。所以,对于我和很多的同学来说,因势利导的前途和未来就是种好家里的几亩地,养好一头牛。有能耐,就是买台手扶拖拉机。迷茫的青春使得人无所适存,叛逆又让我热血沸腾,但常常在母亲严厉的责骂下偃旗息鼓。那些日子,当初是多么让人心生怨恨和不满,但现在想起来,却有种美好的感觉。因为在那个敏感的年龄阶段,我是放任自流的。在广袤的关中平原上,我游荡,在庄稼地里打滚,在河流中游泳,在劳作与贫穷中感受生命的延续,自尊和自卑。多年前,诗人远村在他主编的一本刊物上推介我的诗歌时就说我的诗歌里有种强烈的大地意识和生命意识。如今想想,比起今天年轻的诗人来说,那种放任自流的日子里里,人对自然的感受可能更为集中和敏感一些。后来,我突然安静了下来,这种安静有年龄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接触到了一些文学书籍。比如《译林》杂志刊登的《百年孤独》,还有《诗刊》杂志,那些杂志都是上高中的大姐订阅的,包括连环画,我囫囵吞枣地读着,并不能真正其文学意义,但内心莫名其妙地冲动着。总之,这些乱七八糟而交织起来的意识像一条条缰绳拢住了我。我开始想写东西,最初写诗受影响或者说能看到的诗歌就是席慕容,汪国真的诗歌。尽管那时候文学的热潮还没有退去。但在我的内心,写作是对莽撞青春期注释和挣脱。有种乱写乱画的意味,遗憾的是,我真记不清地诗歌写作的第一次了。由此来说,我的第一首,肯定不是情诗。

 
发表评论
  • 大名:
  • 内容:
评论列表
  • 关于我们 | 系统介绍 | 使用说明 | 联系我们 |
  • 西部青年网(www.westyouth.net)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westyouth@sina.com QQ群:213385443 陕ICP备:12000000号